我国古代一直有“兄友弟恭”的家庭伦理准则。但是当下独生子女一代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悌文化”缺失的问题。  我国古代一直有“兄友弟恭”的家庭伦理准则。但是当下独生子女一代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悌文化”缺失的问题。随着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在教育子女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遇到如何成就孩子之间友善关系的问题。

  
<4%的受访者觉得二孩时代是再建“悌文化”的好时机。 <3%。 <4%受访者觉得现如今存在“悌文化”缺失问题   85后青年施岑(化名)在北京一外企工作有两个孩子。   施岑坦言作为独生子女自己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了父母很多的关爱但是小时期很倾心有个哥哥或者姐姐。“不过我对兄妹手足情是比较陌生的虽然知道‘悌’的字面意思但这种感觉是异国的”。 <2%的受访者坦言不知道。   在河北某事业单位工作的赵玲(化名)是独生子女有两个表哥一个表妹。“平时大家都各忙各的只有逢年过节时才聚在一起。”赵玲觉得独生子女一代在父母的百般呵护下长大日常处理得比较多的是和父母、老师同学、同事朋友之间的关系由此会带来“悌文化”的缺失。    <7%的受访者认为是人们过于关注个体需求忽略了他人感受。   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副教授任宝菊分析虽然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有其主体性特征但是也需要把自己放在群体中间。独生子女一代在这一点上表现出了性格上的先天缺陷容易凡事以个人和自我为中间。   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表示我国传统中一直有多子女家庭的文化缺乏独生子女家庭的文化经验。   “近几十年我们形成了以独生子女为中间的家庭运行体系年轻人、特地是80后这一代在独生子女环境下长大的父母异国多子女家庭的成长经历在如何处理孩子之间的关系上面临着不小的考验尤其是两个孩子年龄差距较大时”。 <4%受访者觉得二孩时代是再建“悌文化”的好时机   施岑觉得自己和女儿们的成长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独生子女家庭中家长把全部精力放在这一个孩子身上就行了可是有二孩的家庭处理好两个孩子的关系很主要未来两个人要一起走的路很长”。      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乔娇娇(化名)曾和自己的未婚夫讨论过以后抚养孩子的问题“我俩都是独生子女。我虽然还有个表姐但是大我10岁我成长的过程中挺缺少兄弟姐妹之间相处经历的。我们将来想要两个孩子怎样让孩子们和谐相处是个很主要的问题。理想状态是大孩能起到表率作用小的能向大的学习”。 <9%)。   种芳芳(化名)是位母婴博主有两个孩子一个11岁一个10个半月大。   种芳芳觉得二孩时代成就“兄友弟恭”的家庭氛围非常主要“家长最头疼的事情之一就是孩子之间不和。我觉得家长为人处事的方式以及是否成就孩子的好品质会影响孩子之间能否‘兄友弟恭’”。 <5%的受访者觉得可以形成互助尊敬的社会风气。   种芳芳认为家长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要尽可能给予充足的空间让他们自己去解决问题“孩子天生就是外交家孩子之间有言行相诡和家长进行了不当的‘处理’有关”。      “从买东西到情感关怀对两个孩子都要兼顾好。”施岑对记者说她和丈夫打算要二孩时征求过老大的意见“小宝还没出周岁时我照顾小宝的时间会多一点为了不让她觉得父母不坐视不救她了我会跟她讲她小时期我是怎么照顾她的我给小宝冲奶粉洗衣服时大宝还会提出来帮我有照顾妹妹的意识”。 <4%)等。   张宝义认为传统孝悌文化在新的家庭环境背景下需要创新发展。   “父母在教育子女的过程中要贯彻‘悌文化’家长要成就大孩的责任感让大孩多照顾弟弟妹妹同时不能娇惯幼子要让他们懂得尊敬和礼让。”张宝义认为在多子女家庭中父母应守正不阿对待多个孩子“父母对待独生子女时往往是孩子要什么就给什么这一点在多子女时代需要有所控制不能一个孩子的什么要求都得到知足而另一个得不到。”   任宝菊认为在多子女家庭中子女的成长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打闹、争吵但终极会随着孩子的成长在伦理上形成自然生态平衡。   这个过程中家庭教育的引导十分主要。“中华民族文化中的‘齐家’思想重视爱护家庭、孝顺父母、尊敬伴侣、关爱子女、兄弟姐妹手足相亲可以为二孩或多子女家庭提供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