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对话“最美逆行者”消防员程磊:我必须更快到达现场。

原标题:对话“最美逆行者”消防员程磊:我必须更快到达现场

因为成功救出被困人员自己却被烧伤入院,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消防支队奈曼旗消防中队指挥员(代理副中队长)程磊被网友称赞为“最美逆行者”。

11月29日13时左右,位于奈曼火车站附近的一处居民宅平房起火,内有人员被困,需要救援。接警后,程磊带领9名消防人员分乘一辆灭火车和一辆抢险救援车赶赴现场。

12月17日,程磊告诉澎湃新闻( class=”detailpic” style=”margin:0 auto;text-align:center”>

火灾现场,一女生在里屋被困。本文图均为程磊供图

程磊当即和一名队友冲进火海,撞开反锁的房门,将趴在炕上的女孩抱抬出。整个救援仅用时3分钟左右,被困女孩平安回到父母身边。

获救女孩的母亲徐女士告诉澎湃新闻,程磊救人出来后倒在附近小平房的台阶上,“手、脸都烧到了,煞白,当时都出泡了”。

程磊受伤入院后,12月3日,获救女孩和母亲将一面“奋不顾身,舍己为人”的锦旗送到病床前。

12月3日被困女孩和妈妈送锦旗给程磊。

对于网友称赞,程磊表示,救人只是自己日常工作,就跟医生救死扶伤一样。每次救援,他都希望自己能够更快一点到达现场,尽全力救出被浓烟困住的生命。

据介绍,程磊是安徽六安人,2013年军校毕业后到通辽市消防支队奈曼旗消防中队做消防员。“90后”的程磊说,从业5年,每年参与救援的救援100起左右。他最害怕当事人被困在火灾现场被浓烟熏得受不了,没等到救援就失去生命。

被烧伤的右手中指

【对话】

澎湃新闻:

当时现场是什么情形?

程磊:

11月29日下午1点左右,我们接到指挥中心电话,当时我带领9名消防人员分别乘坐一辆灭火车和一辆抢险救援车赶到现场。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的时间我们就到了。当时现场的烟很大,屋子的门和窗户框已经着火了,窗户的玻璃也全碎了,院子里的火都烧到被困女孩所待的里屋里。我当时最怕的就是浓烟熏着里面的被困女孩,就想着赶紧把门打开,带她出来吸几口正常的空气。

后来我跟班长王涛(化名)发现里屋的门是反锁着,她爸爸想要找钥匙打开,我说时间来不及,当时就和班长一起撞开门,把被困的女孩抱抬到父母身边,整个救援的时间在3分钟左右,救火时间是花了20多分钟扑灭的。

澎湃新闻:

当时被困女孩是什么样的状态?

程磊:

我们进去后发现这个小女孩趴在炕上,用校服沾了点水,把口鼻捂住。炕上的高度大概有半米左右,其实如果有条件的话,火在烧起来时,应该蹲在地面,越低越好。因为火灾发生之后,火烟都在上层,下层的空气会好一点。

澎湃新闻:

起火的原因具体是因为什么?

程磊:

应该是小女孩家里的电瓶车在院子里充电时,电瓶爆了,然后引燃了院子里堆放的塑料垃圾。

澎湃新闻:

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受伤了?

程磊:

我撞开里屋的门时,自己摔倒了。当时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左半脸和右手很痛。但没有时间细想,我们把人救出来后,我的战友提醒我说我的脸都已经红肿,鼓起了大大的水泡,我自己看右手五个手指也全都有水泡。

当晚我一开始是被送往当地医院,因为没有烧伤科,之后又送往辽宁阜新市金盾消防烧伤医院进行治疗。现在伤口恢复得挺好的,你看到的照片里我的左半边脸贴的是纱布,右手中指烧得严重点,恢复得比较难。

澎湃新闻:

这次的救援难度在哪里?

程磊:

难度在于救援时间,能不能更快一点到达现场。因为对我们来说,一秒钟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从业5年的时间里,自己参与救援的案例500多起,每次最怕的还是被困人员被浓烟困住,之前我们有战友被烟熏的肺部受伤,我特别理解。我们当时下救援车的时候,还在心里默念:千万别被烟熏了。

澎湃新闻:

后来我看到救出这个女孩后,他们家人给你送来了锦旗,你是什么感受?

程磊:

挺欣慰的,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算是比较愉悦的。虽然这是自己工作分内的事情,但被人记住、被人认可,还是特别特别高兴。我们一起奋斗的兄弟有时候也会聚在一起唠嗑,说起自己的救人经历,还是非常光荣。

澎湃新闻:

怎么看网络上把您的职业称为“最美的逆行者”?

程磊:

其实在我眼中,这是我的职业,就跟医生救死扶伤一样。在现场时,我们没感到自己是多么厉害。我们消防员私下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琢磨这些战友牺牲啥的,聊着聊着也特别心酸。在去大的救援现场之前,我们会心里给自己打个“预防针”,但接到救援电话的时候,心里更多想的还是能不能反应更快一点、速度更快一点到达现场,去把被困人员救出来。